国内食用油价格持续承压上涨 全力保障“油瓶子”安全

2022-04-11 00:00 健康食用油分会
1

国内食用油价格持续承压上涨 全力保障“油瓶子”安全

国内食用油价格持续承压上涨 全力保障“油瓶子”安全2022-4-11经济日报 今年以来,受疫情、极端天气以及地缘政治因素影响,全球食用油价格延续上涨势头,棕榈油、豆油和葵花籽油等部分品种食用油涨幅达到创纪录的高位。我国食用油对外依存度高,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联动性强,国内食用油价格持续承压上涨,“油瓶子”安全问题成为热点。 多位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要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确保国内食用油稳定供应,谨防全球食用油价格上涨带来输入性通胀风险。 多重因素推动价格上涨 “当前食用油价格上涨与全球政治经济局势的变化密不可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成本调查中心主任、研究员黄汉权说。由于受到疫情、南美干旱以及俄乌冲突等冲击,马来西亚棕榈减产、巴西大豆减产以及加拿大油菜籽减产,造成全球油料供应紧张;叠加印度尼西亚限制棕榈油出口,阿根廷限制豆油出口,以及俄乌冲突导致黑海地区的葵花籽油出口受限,进一步加剧全球食用油供应紧张;再加上国际资本炒作、全球海运费用高企等因素,共同推动全球食用油价格持续上涨,进一步抬升进口成本。 值得注意的是,原油价格与油脂价格关联程度较高。比如,棕榈油、菜籽油、大豆油、花生油、玉米油、棉籽油等植物油对石油具有替代作用,棕榈油是生物柴油的主要原料。随着国际原油价格飙升,部分欧美国家把生物柴油计划列入日程,有些企业利用植物油加工生物燃油,对食用油价格的上涨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郑州粮食批发市场研究预测部部长申洪源认为,豆油、棕榈油、菜籽油、葵花籽油等各类油品之间具有相互替代、相互影响的关系,某一种油脂油料价格上涨,都会带动其他油脂油料价格上涨。近期,随着俄乌局势逐步向和谈的方向发展,原油价格出现回落,美国大豆开始种植且气候良好,马来西亚棕榈生产进入增产周期,全球棕榈油大幅上涨的动能减弱,各类食用油又出现不同程度回落。 与全球食用油价格剧烈震荡相比,国内食用油价格波动较小。去年我国食用油价格上涨8.6%,远低于全球食用油65.8%的涨幅,但高于国内粮价1.1%的涨幅。 黄汉权认为,虽然近期国内部分食用油价格有所上涨,但供需形势总体稳定,食用油价格存在回调可能。一是国内居民食用油消费以豆油、菜油、花生油为主,棕榈油、葵花籽油等产品价格上涨对居民食用油市场的影响较小;二是预计今年美国大豆播种面积增加,市场涨价预期受限。随着南美大豆收获持续推进,市场供应数量增加,国际大豆价格大概率会回调;三是今年国内扩种大豆油料,预计国产大豆油料供应会增加;四是随着人们对吃得健康、吃得营养的追求,对食用油的需求逐渐下降。 提高油料综合保障能力 扩种大豆油料事关国家粮食安全和群众营养健康。要提升种植效益,提高农民种植大豆油料积极性。 今年,我国在稳定稻谷、小麦和玉米三大主粮的基础上,扩种大豆油料,持续促进各类特色油料作物和木本油料生产,全面提高油料综合保障能力,以国内供给的稳定性应对国际环境的不确定性。 申洪源表示,我国耕地资源有限,扩种大豆和油料,尽量遵循不与粮争地的原则。加快恢复东北地区大豆面积,大力推广大豆玉米带状复合种植,充分利用冬闲田、撂荒地、盐碱地、沙荒地种植油菜、花生、葵花、亚麻籽等草本油料;同时,充分利用山区林地大力发展油茶、核桃、油橄榄等木本油料,把森林变成“油库”。 油料自给率低是我国食用油对外依存度高的根本原因。提高油料自给率,种子是关键。虽然我国是全球**油料生产国,生产菜籽油、花生油、大豆油、棉籽油、茶籽油、葵花籽油、芝麻油、亚麻籽油等多种油料作物,但我国大豆、油菜、葵花籽、油茶等油料产量低,经济效益也低。 黄汉权认为,要加强优质品种选育,提高良种对增产的支撑能力;加强种业攻关,着力突破种业“卡脖子”技术;加快选育一批适应现代农业生产的突破性新品种,健全商业化育种体系,满足多样化、多层次、多元化的市场需求。 扩种大豆油料事关国家粮食安全和群众营养健康。要提升种植效益,提高农民种植大豆油料积极性。从近日公布的粮食生产一揽子支持政策来看,今年中央财政实施大豆生产者补贴,实施玉米大豆带状复合种植补贴,支持大豆玉米兼容发展;支持开展粮食油料代耕代种等社会化服务;支持建设一批粮食油料产业园和产业集群,推动粮油产业实现“生产+加工+科技+营销”一体化发展。 “这些支持政策有助于调动农民种植大豆油料积极性,促进大豆油料产业提质增效。”申洪源说。 做好进口和储备的调节 鼓励企业积极“走出去”,联合参与主产国油料和食用油的采购及基础设施运营等,保持持续稳定的产品来源。 提升大豆油料自给率需要一个过程。当前,要做好食用油进口和储备调节,关注国际食用油价格变化,更好引导和稳定市场预期,保证国内食用油市场平稳运行。 进口是保障国内食用油稳定供给的重要手段。经过长期努力,我国油料进口来源地和品种更加多元。 据中国海关数据,2021年,我国进口大豆9654.5万吨、豆油112.1万吨;进口油菜籽264万吨、菜籽油215.4万吨。其中,进口大豆90%以上来自巴西、美国、阿根廷等国;进口油菜籽90%以上来自加拿大。进口棕榈油634.5万吨,主要来自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进口葵花籽油主要来自俄罗斯和乌克兰,2021年从两国分别进口了44万吨和109万吨,由于葵花籽油在我国食用油中占比很少,俄乌冲突虽然使其供应受限,但对我国食用油总体供应影响较小。 提升全球油脂油料产业链供应链管理能力,对确保油脂油料进口安全至关重要。 黄汉权认为,当前国际贸易环境不确定性增加,要鼓励企业积极“走出去”,联合参与主产国油料和食用油的采购及基础设施运营等,保持持续稳定的产品来源;努力扩大我国油料和食用油进口来源地,实现产品来源多元化,降低我国油料和食用油进口来源和产品过度集中带来的风险挑战;通过建立信息共享平台,研判市场变化,引导油料和食用油产业良性发展。 另外,充足的油脂油料储备是稳定市场的“定海神针”。目前,我国已建立起较为完善的油脂油料储备体系,通过进口和国内收购逐步完善储备油脂油料的规模和结构,不断增强保证供应和市场调控的能力。国家有关部门根据当前国内外市场形势,近日决定安排部分中央储备食用油轮出,并启动政策性大豆拍卖,直接面向压榨企业,增加大豆及食用油市场供应。 “这将对稳定食用油市场起到积极作用。在当前国内外复杂的市场形势下,应该增强国内储备调节能力,做好国家储备计划,积极利用社会储备,提高油料和食用油抗风险能力。”黄汉权说。 (经济日报记者 刘 慧) 免责声明:本站有部分图文来自于互联网,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务必核实,风险自负。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内容及图片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网会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