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禁油令”背后的食用油市场困境:将会带来多大影响?海外危机会否传导至国内?

2022-04-25 00:00 健康食用油分会
14

印尼“禁油令”背后的食用油市场困境:将会带来多大影响?海外危机会否传导至国内?

印尼“禁油令”背后的食用油市场困境:将会带来多大影响?海外危机会否传导至国内?2022-4-25经济观察网 记者 陈姗 作为全球最主要的棕榈油生产国和出口国,印尼近期也遭遇了食用油短缺危机。 当地时间4月22日,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宣布,将从4月28日起暂停棕榈油及相关原料的出口。事实上,全球60%的棕榈油产自印度尼西亚,但近期,印尼国内多地出现食用棕榈油供应不足、价格上涨的情况,据悉此举是为了应对印尼国内棕榈油供应短缺的情况,防止价格继续上涨。 印尼这一“禁油令”,立即引发全球食用油市场巨震,国际油脂价格出现大幅拉涨。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BOT)的豆油期货价格直线飙升,创下83.21美分的历史最高纪录,并带动国内三大油脂价格攀升至历史高位。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国际豆油、棕榈油价格上涨幅度分别接近50%和40%。 对于棕榈油供应几乎100%依赖于进口的中国,印尼“禁油令”将会带来多大影响?目前正在多国上演的食用油危机,会否传导至国内? 高依赖度 事实上,我国棕榈油几乎全部依赖进口,对印尼棕榈油的依赖度很大。与此同时,我国目前还是世界第二大棕榈油进口国和第三大消费国。 棕榈油在食品工业以及化学工业领域均有着广泛应用,较多使用于方便面、膨化食品、酥皮点心等加工食品,是我国仅次于豆油的第二大植物油消费品种。2019年,我国棕榈油消费量超过640万吨,其中60%来自印尼,30%来自马来西亚,这两个国家也是全球**的棕榈油生产国。 方正中期期货研究员王一博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印尼棕榈油出口禁止后,需求国将不得不转向马来西亚、阿根廷等植物油主要出口国,但由于其余国家难以弥补印尼植物油出口减量,市场上有效供应减少,会使得全球植物油供给趋紧,供货商或有一定惜售待涨心理,将导致棕榈油及可替代油脂价格上涨。“我国棕榈油对外依存度达100%,大豆对外依存度达85%以上,国际市场油脂油料价格上行会提升我国油脂油料到港成本,会导致国内棕榈油以及食用油价格上行。” 北京合益荣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合益荣集团)总裁周世勇在接受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时直言,“作为棕榈油年销售量达100万吨的企业,棕榈油价格波动,对公司影响很大。国内棕榈油使用已经下滑。” 据悉,合益荣集团以投资生产销售大宗食用油为主导产业的业务多元化的综合性集团,经营产品以棕榈油、豆油、菜籽油、棉油等为主,旗下的仪征方顺粮油工业有限公司2007年成为大商所棕榈油指定交割库。 周世勇认为,印尼棕榈油出口禁止之后,肯定会引起马来西亚棕榈油价格大涨,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中国棕榈油价格同步上涨,才能刺激企业进口来保证市场供应。 据了解,从去年11月份开始,印尼不少棕榈油生产商为获取更高的利润增加了出口,但这同时导致印尼国内供应不足。今年1月份,印尼政府已限制了部分出口活动,并为低收入群体提供现金补助。但这些举措并未有效缓解供应短缺的情况,棕榈油价格仍然不断上涨。目前,印尼食用棕榈油的零售均价在每升26000印尼卢比,约合人民币12元,年内涨幅超过40%。 据悉,在印尼,棕榈油是当地主要的食用油品种,而出口产品的用途则更为广泛,包括食品加工、化工和生物燃料等领域。 印尼棕榈油禁令会否长期执行? 王一博认为此政策不会长期执行,原因有以下几点:一是印尼棕榈油产量远大于其需求量,2021年印尼棕榈油产量3367万吨,远大于其需求量1528万吨,其有棕榈油出口需求。二是印尼此前棕榈油的DOM政策及煤炭出口禁令政策执行时间均较短,出口政策改动较为频繁。三是棕榈油是印尼主要的出口创汇产品之一,因此综上所述,在印尼国内食用油价格有效回落后印尼大概率将再次恢复对外出口,只是猜测出于对抑制国内植物油价格的角度上可能会继续上调关税。 周世勇也认为,印尼棕榈油出口禁令不会长期执行,“印尼棕榈油罐容有限,如果连续一两个月不出口,油罐就满了。”周世勇认为,印尼禁令主要目的在于增加国内库存供给,把国内的油价压下来。 普氏能源的Meyer则表示,“鉴于印尼对棕榈油出口的依赖,长期禁令可能会严重损害印尼的经济。此外,这不是印尼在俄乌冲突爆发后**次宣布采取类似行动,这样做只是为了迅速扭转局势。”Meyer补充道,计划于4月28日开始的禁令最终可能导致出口关税增加,但不会导致出口完全关闭。此外,Meyer还指出,印尼现在的棕榈油供应并不短缺,2021/2022年的棕榈油供应量实际上高于去年,并且与历史水平相比也要高得多。 价格倒挂 事实上,我国棕榈油进口成本倒挂,棕榈油价格已经超过豆油,历史上很少出现如此长时间的深度倒挂。从国内期货市场来看,截至发稿,豆油主力合约报11306元/吨,棕榈油主力合约报11560元/吨。 周世勇告诉记者,通常,棕榈油比其他植物油价格低廉,往往用于替代其它油脂为主,很少有出现其它油脂替代棕榈油的情况。但是,今年由于棕榈油价格涨得过快、过高,已经形成了豆油替代棕榈油的现象。“也就是说,棕榈油的使用已经出现急剧下滑,国内基本上是刚需的产业企业还在使用。”周世勇说。 周世勇表示,棕榈油价格已经处于历史高点,对于生产经营企业来讲,影响非常大。尤其对于国内食品工业的冲击非常明显。“棕榈油是重要原材料,对于食品生产企业,成本的控制就出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记者注意到,棕榈油等原材料价格上涨,已经传导至中下游,今年以来,包括康师傅、统一在内的方便面巨头已经进行了提价。国泰君安曾在研报中指出,截至2022年2月14日,棕榈油的价格同比增长44.6%,预计原材料价格变动对康师傅的不利影响将至少持续至2022年下半年。 据周世勇了解到,由于食用油和面粉价格的上涨,中小型食品企业今年的开工率已经非常低,中小企业基本处于半停产状态。 在棕榈油出现历史性高位以后,油脂经营者也更加谨慎,基本是保持很小的库存在周转。同时,疫情也限制了消费端,油脂经营者普遍持观望心理。 “我们现在的棕榈油销售主要是保我们的刚需客户,因为现在进口价格倒挂非常严重,约为1000元/吨,进口企业没办法去进口,因为进口就面临着亏损,这种情况下,只能根据下游刚需客户的需求,进行小批量进口,像以往那样大批量、连续不断的进货很难出现。”周世勇说。 那么,棕榈油历史高价背后的推手是谁? “棕榈油在食用方面的供给出现减少,导致价格高企。”在周世勇看来,一是印尼和马来西亚主产地的供给量出现下滑。近两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主产地劳工缺乏,棕榈果收获不及时导致产量下降;同时,因疫情期间施肥、浇水等减少,导致产量也出现下降。二是2019年印尼政府推出生物柴油B30计划,规定柴油中必须掺混30%的棕榈油生物燃料,使得棕榈油转化为生物柴油的用量加大。 食用油危机 值得注意的是,联合国粮农组织4月8日发布数据显示,植物油价格指数3月环比增幅为23.2%。受制于新冠肺炎疫情、极端气候、俄乌冲突等影响,国际食用油价格大涨,包括英国、德国在内的很多国家甚至出现食用油短缺的情况,多地正在遭遇食用油危机。 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食用油危机的形成主要受四方面因素共同作用。 一是拉尼娜现象导致加拿大菜籽和南美区域大豆均出现大幅减产,全球油料的库存消费比处于历史偏低区域。二是马来西亚的劳动力供给不足,导致马棕产量的恢复较为缓慢。三是俄乌地缘政治冲突导致黑海地区植物油出口大幅受阻,包括葵花籽油、菜籽油在内的黑海地区植物油出口量月均在120万吨左右,加剧了全球植物油紧缺的程度。据悉,乌克兰和俄罗斯供应了全球葵花籽油80%的出口量,而由于俄乌冲突,乌克兰减少了95%的葵花籽油出口,俄罗斯则是从4月15日开始进行配额出口。 此外,原油价格上涨背景下,生物柴油利润转好,食用油与可再生燃料之争,也成为推动食用油价格上涨的推手之一。今年以来,原油价格一度超过100美元/桶,棕榈油作为生物柴油**的主要原材料,它的价格与原油价格也呈现正相关性。若原油价格上涨,生物柴油的使用量就会提高,从而增加棕榈油的工业需求。 与全球食用油价格剧烈震荡相比,国内食用油市场由于受压榨厂定价(豆油)及抛储的调节作用,具有价格波动较小的特点。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食用油价格上涨6.9%,远低于全球食用油65.8%的涨幅。进入2022年,目前国内食用油价格虽已连续多周上升,但整体幅度不大。 海外的食用油危机会否传导至国内? “海外的高价格一定会传导过来的。”周世勇认为,从中国三大消费油类来看,目前菜籽油和棕榈油已经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上涨,豆油也出现了被动跟涨。在海外食用油普遍上涨的情况下,一定会出现成本推动型上涨。 王一博也认为,从价格上来看,由于我国植物油对外依存度较高,棕榈油对外依存度100%,大豆对外依存度85%,外围市场价格走高会提升我国油脂到港成本,从而提升国内植物油价格,短期植物油价格仍将偏强运行。 但从供给方面,王一博表示,2022年4-6月份我国大豆到港数量月均800万吨以上,并且国储间断性抛储,从短期来看相对充足,且从中长期来看,印尼出口禁令不会长时间执行,一旦印尼棕榈油出口恢复常态化叠加棕榈油本身步入增产周期,植物油供给紧张格局将会逐步缓解,届时价格也有望高位回落。 免责声明:本站有部分图文来自于互联网,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务必核实,风险自负。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内容及图片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网会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