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棕榈油出口禁令仍可能扩大,但不太可能超过一个月

2022-04-27 00:00 健康食用油分会
1

印尼棕榈油出口禁令仍可能扩大,但不太可能超过一个月

印尼棕榈油出口禁令仍可能扩大,但不太可能超过一个月2022-4-27如果国内供应紧张,印尼仍可能扩大棕榈油出口禁令 4月26日消息:印尼政府和行业官员周二开会,会上透露的信息显示,如果印尼国内食用油供应短缺,将准备扩大对精炼棕榈油的出口禁令。 印尼政府高级官员穆斯哈里发·马赫穆德表示,印尼计划禁止出口24度精炼棕榈油,但是可以继续出口毛棕榈油和其他衍生品。分析师估计24度精炼棕榈油占到印尼棕榈油产品总出口量的40%左右,这意味着该禁令有可能影响印尼的出口收入。印尼通常每月出口约25亿至30亿美元的棕榈油产品。 在此次会议上播放的幻灯片显示,印尼政府将严格监控国内33度精炼棕榈油和毛棕榈油的供应。一张幻灯片上写着,如果精炼棕榈油供应短缺,可以进一步禁止出口。 野村证券在一份研报中说,中国、印度、菲律宾和韩国等国从印尼进口的棕榈油占其总进口量的46%至58%,而中国是印尼24度精炼棕榈油的**买家。 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上周五宣布禁止出口食用油及其原料,以控制国内价格飙升。这一消息引发全球食用油价格飙升,因为全球供应已经很紧张,如干旱导致阿根廷和加拿大油籽减产,而俄乌冲突导致葵花籽油供应中断。 总统的支持率下降 印尼贸易部秘书长苏汉拓表示政府正在准备关于出口禁令的条例,但没有透露细节。总部设在新加坡的私营棕榈油公司春金集团的官员说,虽然禁令范围变小,表明政府已经考虑了对该行业的影响,但这也可能意味着禁令可能会持续更长时间。不过一些分析人士预计,由于国内棕榈油储存能力有限,禁令将是暂时的。 一些分析家和政治家批评印尼政府在遏制食用油价格上涨方面的决策反复无常。今年1月底,印尼实施了限制出口的DMO政策,要求出口商必须将出口计划的30%用来在国内销售,3月初又将加码到30%。但是3月底撤销了DMO政策,改为提高出口税费。 独立民调机构称,由于包括食用油在内的必需品价格上涨,印尼总统佐科的支持率从2022年初的75.3%下降到本月的59.9%。在宣布出口禁令之前进行的调查中,超过60%的受访者支持停止食用油出口。 本月,印尼学生们在几个城市举行了街头示威,抗议食用油价格高企。 媒体报道,周二,一些商店的食用油价格有所下降,但政府的国家价格监测网站显示,包装食用油油的平均价格下降了不到0.6%。 印尼经济部长:印尼从4月28日起禁止出口24度精炼棕榈油 印度尼西亚首席经济部长拉朗加·哈塔托周二在一份声明中说,印尼将从4月28日午夜开始禁止出口24度精炼棕榈油,直到散装食用油的价格降至每升14000印尼盾。 出口禁令将适用于所有24度精炼棕榈油生产商。 印尼国家食品采购机构Bulog将帮助一些公司将其产品分销给当地食用油生产商。他补充说,政府将会定期审查该政策。 印尼棕榈油协会预计食用油问题将很快得到解决 周二印尼棕榈油协会(GAPKI)官员预计,导致政府禁止出口棕榈油的国内食用油问题将很快得到解决。 GAPKI主席佐科·苏普里亚诺周二参加完和印尼经济事务协调部长的会议后表示,在政府确认出口禁令只适用于个别产品后,市场将作出积极反应。 他补充说,散装食用油和补贴食用油的分配需要改进,政府已指定国有食品物流公司Bulog参与此事。散装食用油的供应将更快地进入市场,以便其价格能够达到政府规定的每升14,000印尼盾的目标。 印尼棕榈油出口禁令不太可能超过一个月,因为储存空间有限 行业官员表示,印尼棕榈油出口禁令不太可能持续超过一个月,因为储存过剩食用油的基础设施有限,进口国要求印尼恢复出口的压力也日益增加。 上周五印尼宣布了禁止出口食用油的计划,此举震惊全球食用油市场,令所有食用油的价格快速上涨,棕榈油出口商和消费者也被混乱和恐慌笼罩。 周一印尼官员对行业高管表示,从本周四实施的出口禁令只适用于24度精炼棕榈油,而不会影响毛棕榈油或其他衍生品出口,这有助于缓解市场恐慌情绪。但是根据周一政府发给企业的一份政策说明,如果精炼棕榈油供应短缺,政府将会扩大禁令范围。 分析师估计,24度精炼棕榈油约占印尼棕榈油产品出口的40%。出口禁令仍有可能进一步调整的前景,引起印尼棕榈油生产商和加工商的不安。印尼棕榈油出口规模通常高达国内消费的两倍以上。印尼棕榈油协会(GAPKI)秘书长艾迪?马尔托诺表示,根据简单的计算,如果全面禁止出口,那么一个月内所有食用油储藏设施都会存满。一旦储藏空间耗尽,精炼厂就无法加工鲜果串,导致鲜果串腐烂,产量下降。 一家全球贸易公司驻新加坡的交易员说,印尼现在持有约500万吨棕榈油库存,该国约600到700万吨的储存能力将在下月底前耗磬。印尼每个月生产约400万吨棕榈油,消费约150万吨。GAPKI估计,2021年印尼消费1840万吨棕榈油,总产量为5130万吨。 在北苏门答腊拥有种植园的棕榈油生产商春金集团(Musim Mas)官员说,印尼国内市场不足以吸收所有的棕榈油产量,更长时间的禁令可能会损害国内行业,特别是小农户。印尼油棕榈农户联盟秘书长曼素图斯?达尔托在一份声明中说,自宣布出口禁令以来,印尼鲜果串价格已从每公斤3700-3900印尼盾下跌了400到1000印尼盾。孟买一家全球贸易公司的经销商说,政府实施禁令是支持消费者的政治决定。但如果持续更长时间,农民将受到影响。 进口国也对印尼的政策表示不满。巴基斯坦食用油精炼商协会(PEORA)主席拉希德?冉默德说,印尼棕榈油的买家已经对其出口政策表示不满,并将要求印尼审查这一政策。他表示,现在是印尼减少棕榈油在生物柴油生产中的用量,并取消出口禁令的时候了。如果印尼继续实施禁令,该协会将要求巴基斯坦政府与印尼政府对话以恢复供应。印度作为世界头号棕榈油进口国,已经要求印尼增加供应。 免责声明:本站有部分图文来自于互联网,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务必核实,风险自负。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转载内容及图片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网会尽快删除。